当前位置:首页 > 8 > 正文

社交“一哥”狼人杀沦为桌游赠品背后

  • 8
  • 2023-01-06 02:00:05
  • 212
摘要: 来源:北京商报 1月5日,近期爆火的PC端狼人杀类游戏《鹅鸭杀》宣布即将推出手机版,开启预约通道后,迅速吸引超23万人次...

  来源:北京商报

  1月5日,近期爆火的PC端狼人杀类游戏《鹅鸭杀》宣布即将推出手机版,开启预约通道后,迅速吸引超23万人次关注,玩家的青睐让市场又一次将视线转向了这一系列的狼人杀类游戏的原型——桌面卡牌游戏“狼人杀”。曾经几乎是线下娱乐“标配”的“狼人杀”,近年来却逐渐变成了剧本杀的赠品,而作为“狼人杀”据点的桌游俱乐部也往往选择转型升级。

  《鹅鸭杀》的走红让狼人杀类游戏再一次刷屏社交媒体,也让桌面卡牌游戏“狼人杀”再次向大众视线回归。公开资料显示,诞生于1997年的“狼人杀”,2009年流行于国内桌游俱乐部,再跟随互联网发展脚步走向线上,并演化出多种游戏形式,借力综艺节目、网络直播不断升温。2017年也曾出现《欢乐狼人杀》等爆款产品,带动背后出品方欢聚时代获得8轮融资,披露融资总额超250.8亿元,如今已走向停服下架。

  而作为线上狼人杀游戏的原型,线下桌游形式的狼人杀也逐渐从社交游戏顶流让位。老久在丰台区经营了一家主打狼人杀的桌游俱乐部,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16年是盈利最好的时候,这几年明显走下坡路了,起初线上狼人杀基本是免费App,游玩成本足够低,拉走了一部分玩家。现在线下社交游戏玩法高度重合,剧本杀太火了,能覆盖狼人杀的玩法,还比狼人杀丰富,过气也是没办法的事。

  剧本杀店主西西谈道,剧本杀走红以后,不仅狼人杀热度减退了,桌游生意也不似从前,北京现在纯做桌游不引进剧本杀的同行太少了。

  据团购平台数据,以“剧本杀”为关键词检索,显示约3343个结果,若以“狼人杀”为关键词检索,显示1602个结果,但商户信息基本为剧本杀店铺,狼人杀游戏仅作为其中一项业务出现,少有专门以“狼人杀”字眼作为店名的店铺。

  “现在剧本杀店铺竞争激烈,为了能让玩家感觉物超所值给个好评,我们正在通过开发新业态来丰富店铺产品线。而‘狼人杀’作为线下社交的老牌游戏,开场容易、上手快、成本低,很适合作为热场游戏向玩家免费提供。”剧本杀店主谭文谈道。

  店主西西进一步说明,桌游俱乐部的运营模式一般是提供可循环使用的盒装卡牌、游玩场所、流程主持人,盈利点并不在于卖盒装卡,而在于场地费、餐饮小食费等;而剧本杀往往需要在此基础上支付购买盒装本、雇佣DM(主持人)、租赁服装(部分店铺算在场地费内)的费用。狼人杀的用户群和剧本杀的爱好者基本能互相覆盖,但游戏道具的使用成本由店铺转向了玩家,店铺的盈利点也变多了,在用户群交叉、租金不变、资本大方向变动的多重情况下,自然而然就会选择转型。

  当狼人杀逐渐过渡为剧本杀的赠品和店主的“好评密码”,“付费版本”销量难免受到影响。据团购平台数据,价格方面,狼人杀单人单次体验券售价在38-128元不等,其中90元以上售价的套餐往往包括饮品小吃;而剧本杀方面多数为单人88元以上,基本不包含酒水。销量方面,北京商报记者按照店铺人气进行排序,统计了排名前20的商家销量情况,对比单家店铺动辄半年售出成百上千份的剧本杀,20家狼人杀店铺总和不足30份的销量数字略显凄凉。

  “赚钱总归是第一位的。”老久谈道,摆在面前的就两个选择,关门及时止损或者加钱引进剧本杀,目前他已经在推进后者。但现在剧本杀也在走向线上,如果重复了狼人杀的路,他还能否刹车?最近《鹅鸭杀》又把狼人杀带火了,元旦来玩狼人杀的玩家增多了,是要重返狼人杀时代了吗?他因此犹豫不决。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韩昕媛

发表评论